收藏本页
请同时按 Ctrl 和 D,谢谢
手机APP-安卓
放弃几千个投资点子,要把几个做正确
阅读 183发布日期 2022-11-23


2009年2月6日,来自美国埃默里大学的学生和五位来自其他商学院的学生受邀采访巴菲特先生。下文是Dang Le根据回忆和其他学生的笔记尽可能重现的对话,不能保证记录完全准确,但尽力保留了信息的神韵。感谢您的阅读。


巴菲特:你们有没有听说今年的华尔街圣诞大游行被取消了?因为找不到人扮演三个博士和圣母玛利亚。现在市场上有很多机会。市场有时候很糟糕,现在正是这样的时刻。


堪萨斯:伯克希尔投资了几家保险公司,你会不会投资医疗保险公司?


巴菲特:不会。医疗保险非常依赖国家政策,这一行不好做,竞争很激烈,我不怎么看好它。我不喜欢贷损比例高的保单。话虽这么说,但如果医疗保险公司被低估,我还是愿意买进的。


保险是一个很有趣的行业。我们向麦克·泰森(Mike Tyson)提供了人寿保险。我希望在保险条款中增加这样一条免赔条款:假如泰森被女性枪杀,我们不予赔付。不过,他们不准我加这条。


达科他:你最近投资了高盛和通用电气。现在是买进金融板块的时机吗?


巴菲特:除非你理解企业,否则不管什么板块都不应该买进。不过我相信,现在在金融板块中有很好的价值和很大的机会,因为目前它非常不受追捧。该不该买进不是看板块,而是看公司有没有被低估。要知道如何评估公司的价值,预测未来的现金流折现值,然后在留足安全边际的前提下买进,预期的利润要大于当前的利润。不受追捧的东西总是值得研究。假如我是你们,我会去研究一下。


克赖顿:风险因素对你的投资决策有何影响?你投资新兴市场吗?


巴菲特:总的来说,因为我的投资额很大,所以我对新兴市场不怎么感冒。


风险不等于β系数,而是因为你对某件事理解不透彻导致的。我一般有10个筛选器,在我得到一个点子后,我可以用筛选器来筛选。其中最重要的是,我理解企业吗、理解将来的趋势吗(不是今天的趋势,而是5年、10年后的趋势)?


我的损失很少达到净值的1%。我可能反对冒险,但我不反对行动。布朗夫人在76年前用积攒的500美元开设了内布拉斯加家具市场。IBM的老汤姆·沃森(Tom Watson Sr.)说,“我在哪些领域有天分,我就从事哪些领域。”我只在自己自信的领域内投资。当我在1983年买进内布拉斯加家具市场的时候,布朗夫人只接受现金而不想要伯克希尔的股票。为什么呢?因为她不理解股票的价值。她理解现金,她就拿现金。


我可以放过几千个投资点子,只要把选择的几个点子做正确就行了。泰德·威廉斯(Ted Williams,美国著名棒球运动员)写了《打击的科学》(Science of Hitting),他把打击区分成92个球形区域。他知道假如在有效击球点打击,他能打到430;假如有点偏离有效击球点,他能打出350。你得知道自己的有效击球点在哪里。投资的魅力在于,投资是“想打才打的打击游戏”,不像棒球,球来了你就得挥棒。我没有信心的时候可以不挥棒。


在我进行投资的时候,我不在意股价会不会从10美元变到2美元,我在意的是企业价值会不会从10美元变到2美元。要回避债务。我很早就下了决定,绝不让负债超过我净值的25%,除了在刚起步的时候,我从来没有超过过这个值。我喜欢在有利条件下下注。我总是努力争取有利于我的胜率。当我去拉斯维加斯的时候,我不去二十一点桌上5美元5美元地赌。假如有人走进我的房间白送我5美元,那倒不错。我喜欢胜率更高些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