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请同时按 Ctrl 和 D,谢谢
400 107 5698
手机APP-安卓
永远走大道,大道人少
阅读 293发布日期 2024-01-18


来源:逸柳投研笔记(ID:libusiness)


2020年每日期刊股东会讲话是在2月初,新冠疫情还没有在美国大规模爆发,因此这次股东会依然在线下举行,也并没有关于疫情的讨论,这次会议聊了下每日期刊的软件业务,还聊了中国取得的成绩,以及中国人在股市中的短线操作和赌性等等。这里摘取一些通用的启发点。


“永远走大道,大道人少”


把好东西卖给别人,不去做坑蒙拐骗的事,这是一个最基本的道理。我们选择把好东西卖给别人,即使钱赚得少一点,我们也不会改变。其实,我们赚得不会少,反而会赚得更多。沃伦说得好:“永远走大道,大道人少。


相对于“小道”,“大道”能够容纳的人多,所以就显得人少了。当然,巴菲特这句话,还体现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人喜欢耍小聪明,总希望损人利己,去走一些歪门邪道,这样导致走大道反而成为了被嘲笑的一种行为了,自然就出现“大道人少”的现象。


毕竟,“坑蒙拐骗”来钱多快啊,或者说把不好的东西卖给别人,这里面的利润可是很丰厚,不好的东西,生产成本就会很低。甚至在写公众号文章方面,也是如此,现在的公众号何止百万,有些号用AI写文章、标题显目内容单薄,又何尝不是一种“坑蒙拐骗”呢?只是坑蒙的是大家的时间而已。


人们经常低估骗子的本事


人们经常低估骗子的本事。本领高超的骗子能让人们失去理智,看不清现实。经过长期的实践进化,许多人练就了一身坑蒙拐骗的本事。面对现实世界中的大量欺骗和误导,人们很难保持清醒。


我参与的一些公司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不是因为我们比别人更聪明,而是因为我们能保持头脑清醒。人太容易做傻事了。


任何欺骗,往往利用了人性的弱点、思维的盲点,并且人类很多时候是感性的,而感情很容易被有针对性地调动,被利用了还不愿意相信;还有一点,就是人类都是有各种各样的欲望的,欲望更加容易被利用。


我们读历史,从历史中得到的最大的教训就是:人类从来没有真正从历史中吸取教训,同样的错误犯了一次又一次。就像我们现在看古代王朝的周期律、一次又一次的轮回,我们知道着这种周期来自于土地兼并带来的社会矛盾的激化,但是古代那些当事人难道不知道吗?他们并不比我们现代人傻,其中还有很多顶尖的聪明人,他们知道人类的贪欲、自私造成了财富向少数人手中集中,但是在规律面前却无能为力,只能看着危机爆发。


在傻事面前,有时候我们事前或事后都能明白做那些事情很愚蠢,但是在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们却会鬼使神差地就去做了这些傻事。在“做傻事”这件事情上,我们同样控制力有限,常常会被心理规律牵着鼻子走,看着事态慢慢走向恶化而不自知。


所以说不要低估骗子的能力,低估本身会让我们被一种新的心理规律控制,让内外部失去对某人或者某事的防御心理。


装模做样时间长了,

人确实会发生改变


装模做样时间长了,人确实会发生改变。一件事,你自己重复过很多次,最后自己真会相信。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的演艺生涯结束后,通用电气公司邀请他在全国做巡回演讲,发表右翼言论,难怪他从民主党转投共和党。


总之,你的大脑会欺骗你。最好采取一些预防措施,守口如瓶,防意如城。


这段话告诉我们,不管是好事还是不好的事情,重复的次数多了,自己就相信了。可能有些演员是更好的案例,演着演着就觉得自己是那个角色了,芒格引用了演员塞德里克·哈德维克临终前的一句话:“我戏演得太多了,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也是通过公众号认识的朋友说的,虽然可以通过讲技术分析之类的获得流量收入,但是那种事情,讲多了就会把自己忽悠进去。这一点跟有多强的意志力没有关系,而是一种行为规律。所以说我们需要谨言慎行,而不是不加分辨得就去做一件事情。


护城河消失的速度很快


护城河消失的速度确实很快。旧时代的、传统的护城河转眼之间就不复存在了。也许这是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在现代经济体系中,老的护城河难免遭到淘汰。有什么问题,告诉我,我让你更困惑。


常见的护城河总结来看,包括无形资产、成本优势、转换成本、网络效应、有效规模。但是这几种护城河,都具有动态性,或者说跟特定的经济环境、社会环境密切相关,环境变了,护城河就会跟着变化。自然就不能坚守。


而现在社会的变化又十分迅速,整天面临着历史未有之大变局,很多东西带来的变化都是指数级别的,还没有回过神来,就迅速,比如流行病,很可能将散播全球,比如金融危机,也将迅速蔓延至全球各个金融系统。科技进步带来的改变更是迅速。


“我有意识地培养知错能改的习惯,

甚至专门琢磨怎么否定自己”


我有意识地培养这个习惯(知错能改的习惯),甚至专门琢磨怎么否定自己。大多数人有敝帚自珍的倾向,无论自己的想法多么愚不可及,都不遗余力地为自己辩护。我们必须把自己的想法拿出来,反复推敲,特别是当我们的想法与现实发生矛盾时,更是前思后想,仔细琢磨。


知错能改是一个习惯,既然是习惯,就需要通过日常的重复来培养,也需要日常的重复来改变。


这里有一个“有意识”和“无意识”的问题,“无意识”的事情往往很容易做,基本不需要思考;而“有意识”的事情,做起来常常会比较痛苦。有意识地培养习惯的过程是一个耗费意志力的事情,这种时候,就更需要反复琢磨了,虽然耗时耗力,但是不可逃避的过程,不经历思考,我们自然会重新按照“无意识”的方式去做事情,如果我们向“无意识”行为妥协,那么改变就很容易功亏一篑。


既要在高山之巅俯视世界,

也要从深谷之渊仰望世界


彼得·考夫曼今天也在现场,他有个很棒的想法。他说,既要知道在高山之巅向下俯视的世界是什么样,也要知道在万丈深渊向上仰望的世界是什么样。


不同时具备这两个视角,一个人的认知一定不符合客观现实。我说的逆向思维和他说的话是一个意思。


其实很简单,想问题的时候,既要考虑在我之上的人看到的是什么,也要考虑在我之下的人看到的是什么。想帮别人,就想想怎么伤别人。像这样反着想,我们能看得更通透。这个方法说起来很简单,作用可不小,经常可以起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


看世界要有两个视角,正着看、反着看,所谓的“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同的视角看到的景象可能完全不同。投资中可以说是最需要这种思维的了。


当然,有时候我们会说要从多角度看,这里面就有些门道了,不过都处于仰视或者俯视的方向,只是高度或者深度的变化,看到的东西只有量的区别,而没有质的变化。一百次都站在高处俯视,那完全抵不了一次在低处仰视。


思维的时候,不会像俯视或者仰视那么明显,并且要养成习惯就更不容易,人们在无意识间就会正向思维,而逆向思维则是一种有意识的行为。只能通过长期的训练,不断地重复,进行犯错—改错的持续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