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请同时按 Ctrl 和 D,谢谢
400 107 5698
手机APP-安卓
我的剑留给能挥舞它的人
阅读 300发布日期 2024-01-24


作者:逸柳的知行之路

来源:逸柳投研笔记(ID:libusiness)


这是芒格2021年每日期刊股东会讲话中的一个摘要。其中最后有一条关于幸福的两个条件,直接在最前面做一个引用:


要想幸福,第一条,降低自己的预期。这一点是你自己能掌控的。总是抱有不切实际的预期,注定一生痛苦。我非常善于降低自己的预期,因此我活得很好。


另外,胜出逆境的时候,你要有一股咬紧牙关、埋头苦干的拼劲。怨天尤人、牢骚不断,只能越来越苦,越来越难。


查理·芒格,《2021年每日期刊股东会讲话》

人类的很多行为,都是追求着幸福,提升认知、获取财富、让自己更理智,往往都是基于这个目的。


除了上面这段话之后,这里还就其他六项进行展开。


一、投机和泡沫都具有必然性


投机是市场经济中的一部分,市场经济中出现投机热很正常。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出现投机热、出现泡沫,是必然的。类似的现象,我见得太多了,每次我总是告诉自己,要挺过去。我觉得,投资者就该这么做,挺过去。实际上,人们不是像我说的这么做。眼看着股票涨起来了,很多人生怕自己被落下,一窝蜂地往里冲,甚至不惜借钱买。涨起来再买,还借钱买,这么投资,很危险。


吉卜林写过一首诗,诗名叫做《The Ladies》,他在诗中说,关于女人,你要吸取他的教训,不要步他的后尘。但是,吉卜林又补充了一句:“我知道,我说了,你也不会听。”


查理·芒格,《2021年每日期刊股东会讲话》


对于这段话,我们可以有三点收获:


第一是,在资本社会,投机是一种必然出现的现象,事实上,投机在很多程度上来自于人性的逐利性、追求社会认同、感性化等,以及信息不对称,如果存在这些特征,就不可避免出现投机行为。


这样的话,我们也毋需看到投机就愤世嫉俗,或者是自己看到好机会,想投机一把而内心纠结,让自己内耗在投资和投机的概念划分中,不管投资和投机,都是一个概率问题。


第二是,在投机的氛围下,要能够守得住,不要被投机情绪给带动了,为什么呢?理由很简单,所有人都看到的机会,那就不是机会了,也就没有“投”的价值了。


“涨起来再买”,就是在所有人都看到是机会的时候,还把这种事情当作机会,侥幸心理,期望自己能够在大众觉察到的时候全身而退。


第三,是无论听过多少次要注意投机中的风险,人们都不会信,依然是我行我素。读历史,让人最大的收获就是:人们从未从历史中吸取教训。对于其他人金玉良言也是如此,绝大部分人是不会听的。


所以说,我们需要结合自己的经历,思考其他人的间接经验,边做边悟,边悟边做。没有自己的经历,你会觉得其他人说的都是扯淡。


二、所有做得正确的投资,都是价值投资


按照我的理解,无论买什么股票,价值投资都是付出较低的价格、买入较高的价值。这种投资方式,永远不会过时。依我之见,所有做得正确的投资,都是价值投资。区别在于,有的人在好公司中寻求价值,有的人在烂公司中寻求价值。但是,真正的价值投资者,都是以较低的价格,买入较高的价值。


查理·芒格,《2021年每日期刊股东会讲话》


国内有时候在说到“价值投资”时候,常常有点过于脸谱化,价值并非只有一种类型,其形式多样化,不是说买当前现金流好的公司就是价值投资。价值的概念本身具有不确定性,严格定义上是由使用价值决定,股票的使用价值在于其对应的公司创造的利润,但是未来的利润,这个未来就不是一个明确的概念,只有上帝才知道真正的价值是什么。


从结果来说,任何“低买高卖”行为都可以称为价值投资。股票的内在价值,不仅取决于这家公司的盈利能力,还取决于股票的供需情况。


三、“我的剑留给能挥舞它的人”


我不断犯错,不断总结。犯错是在所难免的,要成为一个优秀的投资者本来就很难。我用的检查清单等投资方法,是正确的方法。我很庆幸自己当年找到了这些方法,这些方法行之有效。


我建议你们向我学习。在《天堂历程》(Pilgrim's Progress)中,班扬写道:“我的剑留给能挥舞它的人。”这话说得很对,你挥舞不了我的剑,我没办法把它传给你。


查理·芒格,《2021年每日期刊股东会讲话》


能不能“挥舞剑”不在于这把剑是不是被传到了你手中,即便是把剑交给你,如果不能够挥舞,那么把剑传给你,也没有什么意义。


芒格这段话面对的问题是“清单中有哪些项目是您希望自己能早些加进去的”,该问题问的就相当于希望芒格把剑传给我们,也就是清单的具体内容,而芒格则强调的是挥舞剑的能力,也就是“清单思维”本身。思维这种玩意,无法通过口口相传就让听到的人学会的。


很多具体的方法不是通过“传”就能够学会的,如果不会使用方法,那么获得方法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果不知道解决问题,那么知道问题是什么,其实也没什么用。


四、经常可以通过一两个特点,

判断出这个人是否值得交往


一个人,他是个经常喝得酩酊大醉的酒鬼,那么我们肯定远离啊。人们经常能通过一个人身上的一两个特点,判断出这个人是否值得交往。我们比较善于捕捉别人身上的特点。几十年来,善于识人察人,对我们帮助很大。


我很早就看出来了,盖瑞有管理能力开始的时候,盖瑞帮我和瑞克·盖林管理我们收购的一个小型基金。后来,他去了芒格&托尔斯律师事务所担任管理工作。


查理·芒格,《2021年每日期刊股东会讲话》


这段话其实也可以拆分成两种,一是看人要看一两个重要的特点,二是要学会将人的行为抽象出特点。


重要的特点往往会决定一个人是否可靠,所以问题就来了,什么是一个人的特点呢?我们能够看到的是一个人的外在,以及一个人的语言和行为等等,但是这些还不是真正的特点。看人就是需要从这些直观到的东西中,抽象出特点来。


不过这个往往是难点所在,人们的注意力往往会在具体的行为上,因为某种特定的行为感觉到高兴或者是愤怒;或者看人会习惯于看这个人的外在的东西,比如对于长相比较好的人会有更多的宽容。


人身上有很多的特点,在管理中,用人要用人的长处,比如魏文侯对吴起,就是因为用了他的长处,才让魏国变得如此强大,“起贪而好色,然用兵,司马穰苴弗能过也”(吴起这个人为人贪婪而且好色,但是让他带兵打仗,即便是春秋时期著名军事家司马穰苴也比不上他)。


五、学习能力这种东西,

很大程度上是天生的


学习能力这东西,是别人很难教给你的,可以说基本上就是天生的。有些人天生就善于做出明智的判断,有些人则一辈子磕磕绊绊,步步走错。


自己的劣势,是能消除的,那就把它消除。消除不了,就学会带着这项劣势生存。


查理·芒格,《2021年每日期刊股东会讲话》


对于“学习能力在很大程度上是天生的”这个命题,可能大部人不爱听,有点命运决定论,但是越到后来,往往发现自己努力所取得的成果,都很难离开某个无形的圈圈。


其实也是正常的,就拿人的想法来说的,输入决定输出,而输入则不是我们自己所能决定的,是某种先天的存在,或者是别人教给我们的,自然就会处于某个圈圈中了。活在圈圈中很正常,不必因此而忿忿不平,或者觉得努力没有意义。


天生的并非就意味着我们就没有任何主观能动性了,对于各种天生的东西的应用是一种我们能掌控的东西。不怕天赋有限,就怕连这些有限的天赋都不知道用,或者压根就不知道自己的天赋在什么地方。


对于劣势,同样如此,很多劣势可以得到消除,也有些劣势无法消除,那么就只能带着劣势生存了,比如说身高、外貌上的劣势,或者情绪容易波动等劣势。有劣势很正常,谁也不是完美的,总是不能正视自己的劣势,让劣势成为自己的绊脚石,那就是我们自己的问题了。


六、如何面对相反的两种观点


我总是坚持一个标准,这个标准令我受益良多。我的标准是这样的:我有一个观点,别人持有相反的观点,除非我能比别人更有力地反驳自己的观点,否则我对这个问题没有发言权。人们有个心理倾向,一个结论,因为是自己好不容易得出来的,或者已经公开宣称自己相信了,人们就总是不遗余力地捍卫这个结论。


滔滔不绝地发表言论,对增加智慧毫无益处,智慧让自己更加相信已有的想法。我很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只有在股东会上,我话才这么多,其他时候,我总是很沉默。


查理·芒格,《2021年每日期刊股东会讲话》


面对不同的观点,其实是很考验一个人的,绝大部分人可能会去反驳其他的声音,以维护自己的观点。可以说这是人之常情。


这种情况确实是很难办的,自己有一个观点,对方也有一个观点,两个观点是相反的,维护一个观点,势必要反驳另一个观点。芒格这里的标准很具有参考意义,只有当自己比对方能够更有力地反驳自己的观点的时候,才有发言权。


反驳对方的观点,只有处于群体决策时候才有意义,对于像投资决策这样的个人决策场景,反驳其他人一点也不重要,除了觉得一瞬间比较爽、飘飘然之外,有啥用呢。只有当对方的观点能够给自己以启发意义,才有意义。


并且,要知道,反驳对方,也会让自己更固守原来的那个观点,很容易带来偏见的。这其实跟到处宣扬自己的想法,没有什么两样。


我们看一些大V的公开言论,观点鲜明,然后最后被证伪了,通常也是死鸭子嘴硬,其实也怨不着他们,这是人类的心理规律。“沉默是金”确实是有一定道理的。